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小酒馆

小酒馆

  早年乡间,表哥在我们村开小酒馆。收拾了邻人一间旧房,打扫布置,摆两张桌子。开张那天,姨夫央我写副对联。我看店前人流来往,提笔而就:“喜迎南来北往客,笑送酒足饭饱人。”横批:“欢迎品尝”。姨夫嫌字太小,到底又换了大舅写,经大舅那苍劲歪斜潦倒的字题了,显出几分醉意。虽然上面有喜笑,读起来竟满腹悲凉。世上多酒足饭饱客,何人记得那些饥寒交迫人啊。


  后来移居县城,又在一家小酒馆门口看到一副对联:“苦也好,辣也好,都好。悲也罢,喜也罢,喝吧。”横批:“请君痛饮”。我从此经常出入于那家酒馆。


  其后附庸风雅,迷恋上了茶。特别是去一家花园,见主人花海中,篱笆内,竹林深处,几人相对,杯盏交错。风潇潇,若龙吟虎啸。主宾皆快意谈笑,衣衫飘动,分不清是茶香,还是花香,弥漫于三月春光。


  回来后,我一直奢望着自己的茶室、茶具。逛地摊,见一紫砂壶,通体光润,只是盖残。原本无意,但见壶上一行字:“杯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”遂买下与原来的茶壶相伴。原壶也是紫砂,上有题字:“清茶一杯亦醉人。”此后,就用这两把壶,直到今日。

,短文duanwen.zuowenzhang.com
    上一篇:内心优雅 下一篇:会挑媳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