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不过父亲节

不过父亲节

  我们家,从来不过父亲节


  每年刚到5月,我和妹妹就商议准备母亲节礼物,让她充分感受到有两个贴心小棉袄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然后,日历翻到6月,虽然报纸、网络上开始频频烘托“父亲节”的气氛,我和妹妹却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,好像压根不知道有这回事,父亲也从来没说过什么。


  说起来,不给父亲过节的原因很多。小时候,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,很少能像别的父亲那样,和孩子一起亲密无间地玩耍,加上他不苟言笑,让我们不由地“敬而远之”。还有,父亲似乎没有特别的爱好,他不注重穿衣,说衣服只要干干净净就好;我们计划旅游时,他说还是呆在家里自在;饮食更是清淡,简单可口就满足。摆弄院子里的花花草草、侍弄门前小菜地、翻翻报纸,就是父亲日常生活的全部了。


  因为买礼物实在犯愁,我们只好持续漠视父亲节。直到那天,父亲和邻居王伯伯在胡同口闲聊,这时,王伯伯的手机响了,他接完电话,笑着说:“我家那傻小子真长大了,说是明天要参加考试没时间,提前祝我父亲节快乐!”又转过头来冲我说:“丫头,给你爸准备了啥礼物?”


  我尴尬得不知怎么回答,父亲却淡淡地说了句:“心里知道惦记父母,过不过节的,也没啥。”


  晚上,我给妹妹打电话说起这事,不约而同地感慨,对父亲关心太少!妹妹说,有一次,她在大街上碰到父亲,俩人走得很近了,她才注意到,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人是父亲。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,似乎都那么年轻,充满朝气,为什么偏偏父亲却老了,她心酸得差点掉下泪来。


  我何尝没有过这种心酸。上次回去,父亲正在浇菜地,我忽然发现,他拎着水桶走路时,步子沉重迟缓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我快步走过去,接过水桶,三下两下就浇好了菜地,再回头看越来越苍老的父亲,心里忽然就觉得那么失落。


  第二天,我跑遍小城,终于买到适合父亲穿的老牌子布鞋。因为年轻时过于劳累,父亲做过静脉曲张的手术,现在走路稍远一点,就会特别累。这种手工的布鞋,穿上去会舒适得多。妹妹也来了,她手里拎着一大卷塑料管,有了它,父亲给门前的菜地浇水时,直接接到自来水管上就可以,再也不用费力地拎水桶了。

,故事gushi.zuowenzhang.com
    上一篇:时间的划痕 下一篇:有些美好无需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