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俏江南

俏江南

  最早对江南古镇的向往,是缘于鲁迅笔下的绍兴。可又担心名人故里太拿名人做文章,反倒败了旅行的兴致;周庄、同里、朱家角……这些声名鹊起的古镇太过喧嚣,只怕失了灵气。于是,趁人们归家团圆之际,大年初二清早,我拖着行李箱,带着小唐,用尽各种交通工具,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投奔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古镇——锦溪。


  这是一座原始的小镇,各种商铺不到天黑就关门谢客。好不容易找家馆子填肚子,店家既不拿我们当上帝恭敬侍奉,也不拿我们当羔羊磨刀霍霍,只当我们是平日里时常来串门的馋嘴邻居:我随便做几个小菜,你也将就应付。这一顿最随意的晚餐竟然让我的味蕾恋上了鲜甜可口的苏帮菜。夜色中的锦溪恬静安详,犹如睡梦中的少女,会让你自觉放轻脚步,仿佛鞋跟对石板路的亲吻也是一种惊扰。我庆幸与锦溪的约会是在这如水的夜色中,河岸两边古旧房子里折射出的橘色灯光映在河湾中,温柔了夜,温柔了小镇,温柔了久在樊笼里的人。这一夜躺在古色古香的客栈里,窗外雨声淅淅沥沥的,尽管初来乍到,倒也睡得安稳,一夜无梦。


 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便出门了,想看看睡眼惺松的小镇是什么模样。小雨氤氲,似纱似雾,整个小镇一团水气,我便行走在一幅烟雨朦胧的水墨画里了。一向极恼雨天的我,对这场春雨却心生感激。若无烟雨,江南便少了水乡的韵味。锦溪的小巷子迷宫一样,仄仄逼人,触手就能摸到斑驳的墙。除了纵横交错的小巷子,锦溪还有数不清的石拱桥。兴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多了,桥上的石阶都被踩平了。一下雨,桥面就变得更加湿滑,人们不得不放慢脚步,撑伞而过的姑娘越发袅袅婷婷。生活在这样的小镇,你无法奔跑,小镇上的居民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与世无争的淡定和从容。少年在巷子里踢球,包着头巾的老媪坐在自家门口聊家常,晚起的小伙子到巷口小店吃一碗奥灶面,两位老爷爷悠闲对弈打发时光,连猫猫狗狗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。面对我们莽撞的镜头,河边浣衣的少女腼腆一笑。恍惚觉得,也许我前世在这里生活过,所以第一眼就没有丝毫陌生感,仿佛我就是街头巷尾的那个她,一个享受着鲜活市井气的女子。今生,我还愿意长居于此,做个说着吴侬软语的温婉女子,住在白墙黛瓦的老房子里,听时光流逝的声音,听简单生长的雀跃……


  逛累了,便坐在临河的茶馆里喝一壶碧螺春,远眺湖中的陈妃水冢。据说陈妃是宋孝宗的妃子,随皇帝来古镇抗金,不幸中箭身亡,遂葬于此。令人惊奇的是不管水位多高,湖中的水冢总是露在湖面上,摇曳着绿色的踪影,正如歌中唱到的“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”。相比战乱中的王妃,也许太平盛世的船娘更幸福吧。你听那从船上飘来的歌声,咿咿呀呀,隐约婉转,不知不觉让你沉醉江南……

,美女mm.zuowenzhang.com
    上一篇:母亲的选择困难症 下一篇:抠门的三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