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关于饭局

关于饭局

  饭局上,最可怕的事情是有人用他的筷子给你夹菜。而且,偏偏是这种人还另有一个特点:你越是谢绝,他就越是夹得来劲儿,因为他坚信他“政治正确”。是的,这是一种中国古典式的“政治正确”,凡中国人没有人不懂。但古典的东西却未必都应该延续,比方说在吃饭问题上的拉拉扯扯,以及筷子上热情的口水。


  后来是有了进化,改用了所谓“公筷”。公筷上当然是没有口水的,但我仍然拒绝,因为我要吃什么喜欢“亲自”,你夹了什么给我,让我无法“亲自”,是剥夺了我的选择权,强迫了我。我不喜欢被别人强迫,不管是谁,不管是在什么事情上。


  不过幸好,上面说到的事情,现在已经很少发生了,说明咱们有了进步。即讲究卫生、尊重他人的现代观念,已经被人们普遍地接受了。是的,这个进步有点儿慢,但扎实,而且是在不知不觉之中。可见观念和习俗的演化,还是以润物细无声为好。


  饭局上,另有一个事情,咱们也有了进步,那就是关于强行劝酒。现在,那种不喝不行的强迫式劝酒,也已经很少发生了。特别是开车来的人,他自己能够忍住不喝,别人能够忍住不劝,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事。对于强行劝酒,我是一向反对的。除开了反对强迫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,在我看来,那其实是一种“施虐意识”和“受虐意识”的反映,是一种病态,堪称丑陋。从根源上说,它是两千多年专制主义统治下,自主权和人格权得不到尊重的表现。中国的事情很有趣儿,许多事其实丑陋,却常以热情、友好的面目出现。


  有一回,我跟几个朋友去吃日本料理,尚未动酒时,我说起对于强行劝酒的厌恶,他们不以为然,说:“你是因为没有酒量才这样说的吧?”一时间,我被激得兴起,高声叫道:“服务员,来十壶清酒!”一下子,吓得他们目瞪口呆。接连喝下了整整十壶清酒之后,我再高声叫道:“服务员,再来十壶!”吓得他们再也不敢让我喝下去了。饭后,我骑上自行车回家,敏捷而稳健,再次令他们目瞪口呆。他们这才相信,心理xin.zuowenzhang.com,观念与酒量无关。


  饭局这事情,说是吃饭喝酒,但其真正的功能却并不在吃喝上面,一般来说,是为了联络感情。至于联络感情之后还有什么,常常与我无关,因此也不在我的兴趣之内。我参加饭局,是要顺便了解社会,了解社会上的人们都在怎样思想、怎样生活。我发现,偏是我的这个目的,在咱们的饭局上竟然很难实现。


  不怕得罪人地说,咱们的许多饭局上的谈话,只能说是“无聊”。所谓无聊,其基本特征是:没什么意思,却也无伤大体。这种谈话,谈的时候热热闹闹,可过后回想起来,你甚至想不起谁谁说了什么、你说了什么。


  是不是这种场合,人们希望的只是放松呀?是的,有这个因素。但我发现,当有人谈到怎样赚钱怎样过日子这类话题时,其他人便立刻起了兴致,而当有人谈到对于社会对于人生有什么思考的时候,其他人就只是剩下呵呵呵了。显然,问题在于我们活得太过“务实”,太少“务虚”。而太过“务实”的结果,就是咱们小事精明,大事愚昧。


  不客气地说,以现代人的知识视野、认知能力的标准来看,不要说是普通人了,便是咱们的许多高级知识分子都惊人的无知!


  关于“务虚”,咱们是有过辉煌的。那是改革开放之始,有那么几年(上世纪80年代初),咱们痛感与世界有了差距,便掀起了一股空前伟大的学习热潮。那时候,“电大”“夜大”报名踊跃,“学习班”“报告会”遍地开花,出版社翻译出版的世界哲学、社会学、心理学著作铺天盖地……啊,那真的是一股全体国民都主动参与了的热潮啊。那回的“务虚”,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崛起。显然,中国人要进步,没有“务虚”是不行的。


  呜呼,那样的情景,何时能归来?

    上一篇:廊桥与廊街 下一篇:老街小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