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虎苑断想

虎苑断想

  才入鸡年,便传来老虎伤人的消息。


  我在电梯里碰上邻居大姐,对我唠叨说:“大过年的,相声说什么不好,偏要说人掉进老虎洞,您瞧,出事了不是?”我笑说:“您还信这个?现在是信息时代,甭管哪儿发生的事都瞒不过您。世界这么大,巧合的事太多了,说明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
  不过,接连两年发生老虎伤人事件,这个概率不能算低。前些年,“周老虎”漫山觅虎不得,还涉嫌造假,短文duanwen.zuowenzhang.com,说明野生老虎确已濒危。人们建造动物园就是要保护濒危动物,顺便供人观赏,不料两次致人死伤的事件都发生在这种地方。良好动机却导致悲剧后果,观虎者死于非命固然可叹,但老虎被当场击毙,反不如让它徜徉荒野,终老山林。


  人为了生存而驯化动物,少说也有十万年历史。付出了无数鲜血与生命的代价,人类已深悉动物习性。譬如对待老虎,即便圈养也要小心翼翼。庄周在《庄子·人间世》中就说过,饲虎者从不拿活物喂老虎,就怕激起它扑杀活物的本能,也不拿完整的动物尸体去喂它,怕撕裂肢体的过程诱发其残忍的本性。两千年前老祖宗对此已洞若观火,今天的人为啥反不如古人?


  我想原因有三。一是随着科学的昌明,火器的使用,人类从慑服于猛兽淫威的可怜虫,一变而为地球霸主。于是乎妄自尊大、放纵欲望,以“开发”为名,对自然生态横加破坏,致兽中之王存身无地,濒于灭绝。年深日久,人类潜意识中对猛兽由衷的敬畏,已被睥睨万物的自高自大所取代。也许遇难者自己没意识到,其实他的所作所为,正是这种“集体无意识”的外在体现。


  其二,在信息社会,朴素的常识常被似是而非的信息所淹没。古人身受虎患威胁,明白“暴虎冯河(徒手搏虎,徒步涉河)”是愚蠢的行为。今人远离荒野,目之所见,唯有动物园笼子里懒洋洋的卧虎;耳之所闻,则多半是武松打虎等虚构。在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》,老虎不但不吃人,还跟人相依为命。媒体又喜炫奇,时不时展示人虎相亲的图片视频,全不加“情景特殊,万勿模仿”等警示语,这进一步麻痹了人们对猛兽的戒备之心。


  其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人们漠视规则、心存侥幸已成常态。尽管高墙数重,再三警示,涉险者的习惯思维却是:“世界上葬身虎口的事少于彩票中奖,哪会落到我头上?”这想法真“要命”,因为当你翻越高墙时,“世界”已缩小到只有虎圈这么大。


  希图侥幸的对立面是严守规则。可叹众多国人对违章犯规早已见惯不惊,小到行人为省一步路而跨越交通护栏,大到官员伸手到不该去的地方。盖因规矩如林,执行乏力,违规成本低,心存侥幸者常能获利脱身。


  久而久之,人们竟产生幻觉,以为“大道至简”,人虎皆然。岂料动物世界可不论这套,老虎的“规矩”是建立在兽性本能上的,而且“执行力”超强,既不懂通融,也不讲情面。或许那家伙脑容量太小,搁不下人类那么多复杂微妙、七弯八拐的想法。


  遥想人类幼年,在危机四伏的自然环境中艰难前行,思想肯定也不复杂。那时的人类谨遵“天道”,敬畏水火雷电和猛兽长蛇,小心翼翼,步步趑趄,才得以杀出重围。今天的人类依旧面临自然、社会的严峻挑战,而应对之道唯有效仿先民,心存敬畏,收起“聪明”,严守规矩,脚踏实地地前行,方有光明愿景。


  一出个体悲剧给出关乎群体命运的警示,值得深思。若人们还不醒悟,仍纠缠于种种细枝末节,甚至仅当作酒后谈资,则罹难者和老虎都真的白死了。

    上一篇:人生的杠杆 下一篇:故乡记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