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故乡记忆

故乡记忆

  人过半百,总会有点怀乡恋旧。《我拓我家》天津展,日志rizhi.zuowenzhang.com,对李瑾来说,既是向津门父老的一次汇报,也是对记忆的一次唤醒。那么,拓点什么物件才能体现浓浓乡愁呢?为寻找合适的题材,我们还真费了一番心思。最后,决定选一组从故乡带来的纪念币,制作一套四条屏。


  李瑾拓好之后,叫我题跋,要求很明确,要带着感情写。当时我在深圳,她在北京,可巧我俩约好要同去浙江海宁,参加陈浩兄主办的信札展。于是,我带着草稿,她带着拓片,在海宁碰头。与陈浩兄相见,让他题了篆额,“故乡记忆”四个字正好把四条屏连通起来。写罢,他兴犹未尽,又为第一条题了段跋语。而从湖北赶来的书法家李金豹先生,那天与我们一同品茗聚会,拉过来题写了最末一条。俗话说:“虎头豹尾草包肚”,那“草包肚”两条自然由我来补齐。


  《故乡记忆》四则题跋,其一为陈浩所书,其文曰:“纪念币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兴盛一时,如今已鲜见矣。然而,对于离乡日久的游子而言,小小方圆中,不仅存储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,而且寄寓着浓郁的故乡情怀。右录侯军兄所作题跋之一,命余篆额,题毕兴犹未尽,趁兴录其一则补之。李瑾传拓清秀可喜,纯江南闺阁之润也。”


  其四为李金豹先生题写,其文曰:“纪念币所蕴含之时代特色,于凯悦饭店开业、中环线建成通车等标志性事件中可见一斑。诗曰:风流云散海天南,方寸留痕忆故园。‘我拓我家’虽小道,斑驳墨影见桑田。”

    上一篇:虎苑断想 下一篇:她的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