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手机浏览本网页 您现在的位置:作文章 - 散文 - 游记散文 - 搭车与凑数

搭车与凑数

  我小时候在乡下,人多车少,不光机动车少,马车、自行车也少。村民去公社办事,都会搭大队唯一的马车。马车是在大队与公社间拉化肥、种子啥的,去时载了搭车人,回来时除了那些搭车人又多了化肥之类,真怕那匹马拉不动。可赶车的老汉心里有数,多一个他肯定不让,而少搭一个大人,就会多搭上两个孩子。


  搭车有个特点,就是总与凑数分不开。能搭俩人的车,搭三个叫超载;而能搭两个的,只搭一个就显得浪费,尤其对营运车而言。有一回晚上从保定回天津,火车长途车都没了,便在车站搭了辆出租,我坐副驾驶位,后排已坐了两个人,可司机还是不走,非要再等一位乘客。他倒直言不讳:多搭个人,也是这点儿油,有钱干嘛不挣。


  前些年常听说某种东西涨价了,于是乎只要与之挨边的产品便皆随之涨价。所以,也不光是搭车涨价,还有搭车调资的、搭车提拔的。在现实生活中,能搭上车的,便也是可借上光的,有近水楼台之便来搭顺风车,干嘛不搭呢!


  国人这种搭车与凑数的毛病积习已久。看地方志,差不多各地都能看到十景八景之类的记载。鲁迅有篇文章叫《十景病》,因有人哀叹雷峰塔的倒掉让西湖十景失去一景,故有感而发。鲁迅甚至担心这“十景病”已成病菌,正侵入中国人血管,流布全身。如鲁迅所言,“中国点心有十样锦,菜有十碗,音乐有十番,阎罗有十殿,药有十全大补……连人的劣迹或罪状,宣布起来也大抵是十条,仿佛犯了九条的时候总不肯歇手”。


  不光是景,还有人。闻名如建安七子、竹林七贤、扬州八怪、江左三大家等,不太有名的就多了,像三君、四辅、六友、八达以及如“鲁公二十四友”那样的一大堆。对此有人不屑,有人暗喜,不屑者是因了他根本就瞧不上与自己被拉郎配的同行,暗喜者则因了能够与某某同列——若非凑数,自己怕是一辈子都无此殊荣。


  当年刘备自领“汉中王”,封“五虎上将”,照关羽意思,张飞和赵云系自家兄弟,马超乃马腾之子,系将门之后,与自己并列没有问题,只是死活瞧不上黄忠。实则是关羽觉得黄忠有凑数之嫌,拉低了“五虎上将”的武力指数。但纵观彼时刘备帐下,除了黄忠,还能给谁?总不能给魏延,那样诸葛亮不干。黄忠是搭上了这趟顺风车不假,即使算凑数,他这个数也还算够格。比起老黄忠,我们如今的很多评选其实就是纯粹凑数。我见过一个村评选致富能手,非要评出“十大当选人物”“十大提名人物”。一个村子的人,谁不知道谁?自己逗自个玩儿不是不可以,只是地里那么多活儿不去干,整天玩这些虚套子,这不是闲得难受吗?


  当今文学同样如此,也特别爱凑数,比如几棵树、几剑客等,听起来很唬人,其实怎样很难说。就如鲁迅所指出的,中国“如十景病尚存,则不但卢梭他们似的疯子决不产生,散文sanwen.zuowenzhang.com,并且也决不产生一个悲剧作家或喜剧作家或讽刺诗人。所有的,只是喜剧底人物或非喜剧非悲剧底人物,在互相模造的十景中生存,一面各各带了十景病”。


  人生几十年,有人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;有人则是一路搭的顺风车。但问题在于,不是谁都有搭车的便利与幸运,就像上面讲的,你被搭车算进了“七贤”也好、“十全”也罢,够不够火候,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。搭车固然幸运,可上车以后的滋味是否好受,只有自己清楚。

    上一篇:我欲乘云归去 下一篇:古曲之韵